荒世观(一)
九涅·烧包包儿 / / 纵情客 / 阅读量
实际发布时间为 2020年

荒世观是一个神奇的东西,没错这源自我高中时候的一场梦境。

心理学中,有对于人认知图式的解释。恐怕荒世观就是我自己认知图式的重要一部分。它自我小时候就开始塑成,并随着我人生阅历逐渐变得具象。

我并非学哲学的孩子,甚至我的思维有时候非常具有逻辑性,不具备哲学或者文科生的那种抽象思维能力。这可能和我长期接触理性相关的东西,如数学,计算机科学等学科相关。但是我依然还是想描述一下“荒世观”这样一个东西。除了用“认知图式的重要部分”这一个心理学名词来解释,通俗点来说,它也应当是我人生哲学的重要部分。

从一场梦说起

这场梦是什么样子的呢?我也无暇去翻阅自己早年时候的日记本,里面可能有些禁忌,不可名状的东西存在,看了会让我疯狂,或者引起Van的躁动。可能我现在的语言水准比之初中那会儿进步不少,但是如果用初中生的手笔加以描述会更有那味儿。不过这也无妨。你大概可以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

那是一片广袤无垠的漆黑宇宙,背景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没有点点星光,也没有绚丽的星环。最先步入你眼帘的是一个深褐色弥漫着灰烟的球体,这个球体仿佛与这漆黑的穹顶等大,一眼望不到其尽头。浓浓的灰烟也遮住了球体的表层。仔细看去,从灰烟中,球体向外伸出了一条条细长的触须,令人胆战心惊。这类触须并不是你想象中那般粘稠而恶心,而是有着一层层螺旋的纹路,泛着金属般岑亮的光泽。向着一根触须末端看去,你看到了一个类囊状的不规则胞体。这胞体外有着浓黄色的黏液,向外有五个凸起,仿佛将一个类人型的生物关在里面。胞体里的生物正在痛苦得挣扎着,似乎想要脱离触须的束缚,但是触须不断把胞体向着球体内部拉扯。一时间,一根细长的触须猝不及防得从你身后出现,紧紧将你包裹住,你也瞬间失去了意识...

荒世观就好像上面提到的场景那样,我暂且把那个场景称之为荒芜界,那个不可名状的球体称之为荒芜之主。或许这是一个不被人类知晓的词源,众生的灵魂都被一条锁链束缚着,你可以违抗命运的选择,与那条锁链作斗争,不断逃离束缚,离荒芜凋零远一些,但是最终你只会精疲力尽,成为一具枯骨。又或者可以自甘堕落,一点点被命运的无情吞噬殆尽,被粘稠的深黄色浓液包裹,成为荒芜之主的佳肴。这多半带着一些克苏鲁风味,那个世界的命名与球体的名称都参考了克苏鲁神话的一些设定。

上面那段话是对荒世观比较生动形象的解读。这也引申出了我的一些人生哲学。之后我想细细谈一下。

何为命数?

我首先是一名忠实的唯物主义者,随后才是一名中共党员,一名研究生等等。与此同时,我还是一位对于西方神秘学颇有兴趣的人,但是生活所迫,我没办法继续钻研这一类的知识。但大量占卜的经验也塑成了我对唯物主义比较奇特的理解。

当年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时候,老师就对于唯物和唯心有着明显的区分,唯心自然是认为上帝等神明创造了世界,或者是窗帘没有动,而是心在动这类的说法。很显然,相信命运也会归结为唯心主义。我却不这么认为,命运这一东西,是人类目前科技水平无法解释的一个物体,但它是一个物。硬是要说它是什么物的话,从我的认知图式中去寻找,或许可以用超级量子计算机来概括它,另外它不是放在地球上,可能是放在宇宙一个特殊的时空之中。以上两点都是我的猜测。但是不能够否认我的一个观念:命数,是一个具象的,人类科技无法解释的一个物体。

如何去解释我的观念呢?人类科技都无法解释的东西,我又如何去解释它呢?我只能找出一些能够佐证我这个观点的证据。就是一些我个人占卜的案例。

西方神秘学与中国神秘学差别自然是非常大的,从道具,解法,仪式,规定等等方面没有一个相同的,但是如果让一个专精奇门遁甲的大师与专精塔罗牌的大师来为你测半年的运势,结果应是大相径庭的。我没有能力走进金色黎明或者中国某片净土去寻找这两位大师,但理论上来说,应当如此。

另外,为什么我每次占卜的都特别准确呢?我并非自吹自擂,而是一种共性。可能人们觉得占卜师说的准,存在着很大的主观因素,但是负责人的占卜师应该有一种自我感觉。就好像你单抽一张塔的时候,不会说出非常正面的辞藻。这就是所谓的坏结果。优秀的占卜师当然是算得准的,这点除了从客户口中说出外,他本人也会这样觉得,因为你把未来很坏的结果都说对了,未来很好的结果也都说对了;说对了男朋友有外遇,也说对了改那个名字之后鸿运当头。但是如果仔细想想你为什么都能说对,不觉得细思极恐么?天下之事都能说的八九不离十,那整个世界就是可知的,人的认识就是有穷的了,这自然是违背了马克思主义哲学。

但是还好,每位占卜师都有占得不准确的时候。我也是这样,其他占卜师也会遇到。这种不准客户可能并不会察觉到,但是自己听反馈的时候,是会明显察觉到的。这是为何呢?

人是可以能动的改造世界的,这与我对何为命数的解释并不冲突。现在,我想换到荒芜界来形象得解释一下,命数是拉力,将你的身体往枯萎荒芜的边缘拉扯,而你的挣扎是推力,你宛如纤夫一样拖动着荒芜之主的躯体,这毫无疑问减缓了你枯萎的速度。触须拉扯你的路径是固定的,因为如果没有你的挣扎,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你会以方向不变的速度往荒芜之主的浓厚烟尘中靠近。那么,当初占卜的时候,占卜师们看到的是那条两点之间的直线路径,但是人是可以能动得改造这个世界的,我们会挣扎,我们会公然与命运作斗争,因此那条直线路径并不是最终的结果,而是随着你的挣扎,那条路径变得弯弯曲曲,蜿蜒绵长。但是,渺小的人类又怎能比肩荒芜之主的庞大身躯呢?人类的挣扎就好像漂浮的尘埃那样苍白无力,最终只会凋零。

这也是我在占卜的时候常和客户说的,从当前的时间点推测。我非常执着于加上这样一句话,因为塔罗牌的牌面或者星盘的结果所告诉我的,仅仅只是那一条从当前点划向结果的最短直线,我用非常具象化的语言将其描述出来罢了,至于这种具象化的语言是如何生成的,这就是各家门派的秘方了,如果学术不精,自然会描述的有所偏差,甚至南辕北辙,但是若是按照自家的方法,基本也是八九不离十。反观客户在未来所做的事情,我不得而知,很多情况下他们会遵从命运的选择,就好像他们的出生那样平淡而从容。就算他们挣扎了,也只是做了一些非常微小的改变罢了。而占卜之所以会错,一个原因就是占卜师自己学术不精,另一个原因就是客户做出了非常大的改变,这不遵从之前他对命运服从,坦然的态度。

说到这里,我觉得我还是说得非常模棱两可,但是这是一位理科生最后的墨水了。再让我具体下去,我的理论知识储备已经不足了。

支付宝捐赠
请使用支付宝扫一扫进行捐赠
微信捐赠
请使用微信扫一扫进行赞赏
有 0 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