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丙申三月,小生年一十又七,吟《洛神赋》,甚觉欢喜,寻曹子建之墨迹以临之,拙劣之处,愿以恭听。
怅焉情所羁,情焉幻所托。情幻皆源梦,梦志化三生。故寄愁心于墨痕,志悲幻于白宣。 夕阳卧川,金乌傍树。所有残破的梦之碎片被幻想的细线黏合,升华。 梦的起源已经不得而知, 那是一个如何的梦境? 小女孩从坏…

大家都在搜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