怅焉情所羁,情焉幻所托。情幻皆源梦,梦志化三生。故寄愁心于墨痕,志悲幻于白宣。

夕阳卧川,金乌傍树。所有残破的梦之碎片被幻想的细线黏合,升华。
梦的起源已经不得而知, 那是一个如何的梦境?
小女孩从坏人的爪牙下逃脱,成为某富人家的养女,这便是梦的起源。
而小男孩失去了心中的依靠后,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他决定终将有一日要把小女孩再度抱入怀中。

时间的车轮碾压着少年坎坷的求生路,他没有良好的家庭背景,没有接受优异的教学,没有考到中意的学校,没有交到知心的朋友,一切布满白雾的前途都是荆棘和岔道,他渐渐淡忘了在他心中的那个她。从此迷失在暗淡无光的人生路上。

曾几何时,小男孩用沾满血的双手攥着泥土,喘着气,捂着腹部骇人的伤口,挣扎得往前爬着,奈何哭声远去,泣声低凉。
曾几何时,少年发过誓言,要用尽一生的力量,找到远去的佳人,奈何前途茫茫,不知何往。
曾几何时,少年癫狂得面对身边的一切,打算让自己强大更加强大,耀眼更加耀眼,奈何冻土万里,大漠荒凉。 如此沉寂的路途究竟还有多久才可以走完,含泪的双瞳泛着血丝,举目长嗟,远去的佳人究竟在何方?
自己的誓言去哪里了,自己的决心去哪里了,自己的勇气去哪里了,自己的癫狂去哪里了?
未雨绸缪,墨云蔽空。 她到底如何了,过的好么,穿的好么,吃的好么,睡的好么?
凄厉雨丝,划裂乾坤。 我的未来是如何,是悲,是欢?是踟蹰,是不羁?是默默无闻,是闪耀万世?

雨倾乌穹,风乱寂空。 步荡层涟,泪没悲颜。
沉重的脚步踏在满是雨水的路面上,一个绛色衣服的影子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飞奔。

"等等,那张脸。"
"没错,我没看错。"

长虹横跨天际,雨滴渐渐小了下来。
大街的转角,一个清纯若高山之雪莲,温雅若空谷之幽兰的佳人矗立在青石板上,霓虹散光,把倾城的脸颊耀得更加举世无双。

"没错,就是她,就是她,错不了的。"

猛然间,美目转盼,溢无尽秋波,嫣然一笑,惑千城,迷众生。
我加快脚步,却越来越慢,我大声呼喊,却愈来愈轻………
突然间,翩若惊鸿的俪影一个侧身,便消失在转角,如同惊鸿一瞥,消失了,永远的,永远的消失在了那个转角………

"她为什么不见了,她为什么不见了?我明明可以,明明可以………"

土还是那里的土,还残存着腥味的泪珠。
景还是那里的景,还保留着过去的旖旎。
草还是那里的草,还怀抱着雨后的翠绿。
人走云离,耀光霭世,或许她就只是过往的云烟,从此再也找不到了。
转角芳香,许久未散,或许她真的来过,只是知道了我的堕落,失望得离开了。
晴空万里,鸟鸣莺歌,无论她是否真的来过,似乎都已经是过去了。
青石铺路,绵延寂途,她是否来过已经不重要,我已经找到了我的路。
密林交织,岔路遍布,那便是我的路,我要坚定不移得走下去。

不让那刻的乌云化作绵延的雨滴 不让转角的魅影化作永远的哀叹
不让曾经的遗憾化作日后的伤痛
不让过去的自己化作世间的鸿毛 我要让自己变得强大,让整个世界都知道我。
从此弥补过去的伤……